其实我叫贱君

【盾冬】Speak Softly Love-01

米酒:

过节了没月饼吃好心塞,来,挖个坑

大家月饼节快乐喔~~~

这是个吧唧哥哥以为自己在暗恋的故事!


Sam Wilson刚洗过澡,对着镜子研究起了自己的发际线。他正心怀怨恨,常去的理发店换了老板,新雇员完全不理解他对发际线的追求,那些线条简直胡来、完全有悖审美,彻底粉碎了他的心。他一边用随身的刷子整理自己的头发,一边絮絮叨叨对身后刚走出浴室的Steve唠叨自己的发型如何毁于一旦。Steve看起来还不算太糟糕(他们刚执行完一个大任务,Steve大概好几天没好好睡过了,不过以他的超人体力,这估计也算不上什么问题。)Steve抿着嘴唇看着Sam的发髻线——他发誓他永远看不出这些非裔美国人追求的“发际线”到底有什么不同,但他不打算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可不想让这问题上升到种族主义的高度,他今天还有别的事儿要干呢。因此他只是同情地拍了拍Sam的肩膀:“你干嘛不换一家理发店?”

 

他们匆匆收拾东西走出警局,门前停着一辆拉风的法拉利,新晋警长Bucky Barnes穿着便装,风骚无比地靠在车前嘻嘻笑着看着他们:“嘿,准备好了吗?”

 

Sam哀嚎了一声:“啊,我老是忘记你是有钱人,Barnes!”

 

“我老爸才是有钱人!”Bucky接过Steve手里的袋子随手扔进自己的车:“走吧。”他做得那么自然,仿佛已经演练了千百遍似的。鉴于他和Steve是青梅竹马,早就习惯了照看Steve,Sam一点也不怀疑他们的确已经这么做了千百遍了。

 

“你知道现在你们可以登记结婚了是吧?”Sam捅了捅Steve的肋下,Steve还是一脸正气、完全不被他的“笑话”所动:“别胡说,Bucky是我的老朋友,”他很认真地说:“明天见。”

 

 

是啊,Sam露出一个衰脸在心里嘀咕:两个成年大男人非要搬到一起同居,还真是“老朋友”。Bucky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打开了车门:“明天见Sam。”他说,潇洒地挥挥手,等Steve上车并系好安全带后,一脚踩下了油门。

 

“你的公寓最好能让我停车,”Bucky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一手搭在车窗上:“要是我的新车被人刮花我会哭的。”

 

“其实我给你准备了车库,”Steve说:“双门的,只放我的摩托车太空了。”

 

Bucky目瞪口呆地看着Steve:“哇喔,小Steve,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干了什么?”

 

“我买了栋房子啊,”Steve轻快地说,他永远是那个运筹帷幄、把一切都掌控在手里的人,有时候Bucky觉得自己简直跟不上他的步调:“趁着现在市场还不错,我在我们的老街区那儿附近买了栋房子。”

 

Steve说的老街区是他们长大的布鲁克林,Barnes家发迹后就搬离了那儿,但Bucky从未切断与Steve之间的联系。Bucky知道那一带这几年被开发商看中、很是改建了一些住宅,他只是没想到Steve下手这么快。搬进他的公寓和他搭伙是一回事,但搬进新房子“同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Bucky觉得自己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有点抖,他不知道该如何和Steve谈论这个问题。不管他说什么,Steve肯定都会用他那张正直无比的脸认真地回复:“可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Bucky。”

 

狗屎啊……Bucky Barnes警长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决定干脆顺其自然:“印象深刻。那你的家具都备齐了吗?”

 

“需要给你买张床垫,我不太确定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的那个也要换换了。”

 

“我要搬到你家了,我们还在商量买床垫,也许Sam是对的,我们应该直接去市政厅登记结婚。”Bucky装作漫不经心地说,Steve只是哈哈笑了一声:“我从来都体会不到他的幽默感。”

 

Bucky闭上了嘴,抓紧了方向盘。

 

操他的床垫,他在心里想。

 

和Steve购物是件愉快的事情,他们习惯了一起购物,小到杂货、大到Steve的第一辆车。通常来说他们看东西的眼光还算一致,尽管Bucky身家不低,但购物时并没有那种一掷千金的豪气。老Barnes的投资一年比一年精准稳健,但Bucky依旧坚持去打工尽量自给自足,直到去参军。“赚钱不容易,乱花可不行”,他总是这么说,但在给Steve买东西时却从不手软犹豫。这会儿他们呆在Bed Bath & Beyond的床品区前,对着种类繁多的床品手足无措。一位个子很高的红发女士走过来友善地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她胸前挂着的名牌是Molly。Steve盯着眼前那张巨大的床垫仿佛它随时会跳起来:“我们需要买张床垫。”他说:“但我们对这个不是很在行。”

 

他习惯了说“我们”,因为他生命中很大一部分和Bucky紧密相连,对Bucky来说那真是个甜蜜又苦涩的词儿:“这家伙喜欢硬的,硬成板的那种。”他比着Steve的肩膀对Molly说:“退伍老兵,你懂的。”

 

Molly点了点头:“我们这儿有硬度相当高的产品,当然如果你喜欢软一些的,我们也有那种两边不同设置的新设计,同时满足你们的需求。”

 

显然她把他们当成了一对儿,还用那种“你们可真般配”的眼神看着他们,Steve对此全无自觉,还在研究床垫上的产品说明,而Bucky就只是耸了耸肩膀。这可是纽约,他已经习惯了这个,起初他还试着解释他们只是朋友,并暗暗希望他并不需要解释,现在他已经学会随它去,反正这又不能改变什么。

 

“我们应该试试这张,”Steve像个老学究一样研究那些该死的床垫、读每一张说明,用极快的速度比较它们最终选择了一张软硬适中的床垫:“过来,Buck。”他说着在左边躺下,Bucky喜欢睡在偏右那边,所以Steve总是占在左边,这是他们小时候养成的习惯。成人后类似的机会不多,但习惯就是习惯,没人想要去改它。Molly显然觉得他们可爱极了,丢下一句“需要帮助的话随时找我”,就去招待其他的顾客。Steve已经安稳地躺了下来,拍着身边那一侧对Bucky微笑,蓝眼睛闪闪发亮:“来,Bucky,相信我你会喜欢它的。”

 

如果睡在Steve身边,就算是水泥或者砖石,Bucky也会喜欢的。他走过去挨着Steve躺下,肩膀和他轻轻相碰,安全的距离。床垫很好,软硬适中,像是睡在云朵里,还是那种会给你做个脊椎按摩的云朵。但更好的是他和Steve如此贴近,他闻得到Steve的须后水味道。Bucky侧头打量Steve的脸,Steve保留着在军队时的许多习惯:头发永远理得整洁利落,连鬓角都修剪得很干净,更别提胡须。他的鼻子很高,眼睛半合着,隐藏起了那大海一样纯蓝的眼珠,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他看起来放松、快乐,享受着新发现的这张美妙的床垫和Bucky的陪伴。

 

Bucky当然知道Steve爱自己,因为自己是他最好的朋友。可Bucky为什么要计较这个呢,他是如此全心全意地爱着Steve,像现在这样看着Steve在他来说简直最完美不过,他想伸出手去碰碰Steve的睫毛,想亲吻他毛茸茸的短发,也想像这样真正意义上在Steve身边醒来,但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用肩膀轻轻撞了Steve的:“嘿Rogers,我们可不能一直在这里躺下去,我会睡着的。”

 

“那就是这张了。”Steve回答,给了Bucky一个温暖的笑。

 

他们买了床垫,一式两张,商定一周后送货,现在他们还得坚持一下。Steve建议买个简易气床,Bucky觉得那是个坏主意:“还不如把沙发垫丢在地板上呢,像我们小时候那样,肯定会很好玩的。”

 

“我不觉得你能睡得下,”Steve笑着说:“我知道我肯定睡不下。”

 

 

Steve的家很不错,建筑很老旧了,二战后的,但足够结实。房间内部大概新近重新布置过,统一刷成柔和的蛋壳色。家具不算齐全,只有基本的配置,但比起Bucky租住的那些小公寓来说还是好太多了。没人理解Bucky为什么不肯要他父亲的钱而自己出去工作,还是那么辛苦的一行。但Bucky知道他决不能放Steve一个人——那小子从还是个瘦小伶仃的小不点时就不要命地为他人出头,放他一个人去战场或是当警察谁知道他会搞出什么名堂来。他对老Barnes说要去参军,跟着Steve从伊拉克回来后又说要去做警察,老Barnes并未火冒三丈逼迫他继承家业什么的,而是相当豁达拍拍Bucky的肩膀,说“你长大了孩子,我一直为你骄傲”。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Bucky认为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人。

 

他把背包丢在Steve的沙发上,人也倒上去,懒洋洋地看着Steve:“有吃的吗?”

 

Steve有点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他的冰箱里只有冷冻鸡肉和水,他不觉得Bucky会喜欢那个。最后他们叫了外卖,半小时后食物上门,他们叫的是泰国菜,满满当当堆了一桌子。他们吃得饱极了,为了谁该享受最后一根春卷半真半假地辩论了好一会儿,最后Bucky把它让给了Steve,Steve则把它拆成两份和Bucky分享,就像他们小时候那样。他们肩并肩靠在一起,看着电视里不知所云的节目,享受彼此的陪伴,一起在沙发上睡着了。Bucky在午夜时先醒来,浑身酸痛,嘴角沾着的酸辣酱已经变成硬块,让整片皮肤都紧绷了起来,非常不舒服。他一动不动地在黑暗中盯着一片雪花的电视屏幕,Steve的头枕在他左边肩膀上,睡得正沉,他的身体暖极了,Bucky不想动,他想更靠近Steve一些、在冬天的时候搂着他一定特别舒服。这真有趣,Bucky心想,小时候的Steve一直病怏怏的,天冷的时候Bucky总是给他充当热水袋,谁想到这家伙在十六岁那一年猛然开始窜个子,又在Bucky的督促下练了一身肌肉呢?“来吧Rogers,要去当兵你得做这个!”那时候Bucky每天说这些、逼着Steve成桶喝牛奶,吃很多鸡肉,现在看来他真为自己骄傲,也为Steve骄傲。

 

Steve真是这世界上最好的,Bucky模模糊糊地想,像是妈妈做的炖菜,冬天的太阳,夏日的傍晚,布鲁克林的老街,香气四溢的芝士。

 

他默念着Steve的名字,再次陷入睡梦。


TBC

评论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