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叫贱君

【盾冬】【ABO】our love 06

痴汉失格:

06

 

  夜晚。

  九头蛇基地。

 

 

“son of abitch!”男人一脸郁闷的一把将手中的扑克牌摔在了凳子上,气愤的站了起来。

 “哈哈!看来你今晚的运气不太好啊brother~”赤裸着上半身的另一个人反倒哈哈大笑“祝你今晚好运!”

  “fuck yourself!”输了牌的士兵咒骂道,然后抄起桌上的枪支骂骂咧咧得往外头走去。

 

  “shit!冻死人了!”他打了个喷嚏,非常不耐烦的用脚尖搓着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可能有敌人袭击啊……”转头望了望在守卫室里的几个士兵,他继续碎碎的咒骂道“这帮狗娘养的一定是出了老千……”

   

这个鬼地方夜里的温度急速的降到了零点,黑漆漆的森林就跟巨大的怪兽的嘴巴一样,压抑的像是要把人吞进去。

站岗的男人搓了搓手臂,换了只脚放松。

就在这个瞬间,他听到不远处草丛里有沙沙的响声。立刻警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枪,缓缓的踱步往草丛靠近。

响声还在继续,他吞了吞口水,这么冷的天脑门上竟然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然后瞬间拨开草丛用枪瞄准了那个……

“shit!野兔子……”

 他喘了口气,把跳到了嗓子眼的心脏压了回去,该死的这样折腾两下他非得疯了不可!他把枪插回到枪套里,然后转身。

 一个黑影,他还没有看清楚来人,脖子上一凉,连喊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捂住嘴巴放倒了……

 

  Bucky轻轻的把尸体放倒在草丛里,然后把刀往袖子上擦了擦,熟练的弓起背往守卫室跑去。他像猫一样,丝毫没有发出一点儿响声,非常迅速的就背贴在了墙壁上。

他带着面罩,连呼吸声都几近没有,左手拿着石子往窗户上轻轻的砸去,然后右手握紧了刀,肌肉紧绷,蓄势待发。

 刚才打牌的那个士兵听到响声,一边说着“哈哈!!那个小子肯定忍不住了。”一边从里面解锁打开了窗户,探出了脑袋说“嘿伙计,别想耍赖,说好了站一个晚上的……”话还没说完,下巴被捅进了一把刀子。

Bucky迅速的抽刀,一把将尸体拽到了窗外,然后矫健的翻身跳了进去,还没等房间内的两人反应过来,就迅速的开枪打死了另一个。他曲身用桌子挡住了子弹,一脚踹翻了桌子,拿桌子当盾牌,在地上滚了几圈后迅速转移到了柜子后头。剩下的最后一个士兵明显慌了神,他举着枪跟无头苍蝇一样的乱转,bucky缓了口气,快速的从柜子后头转身,连开三枪,顺利击毙。

 

  他面无表情的换子弹,就像他无数次干的那样把尸体踹到了一旁,然后取下了尸体身上的磁卡。

 

 他知道这个备用基地的路线,非常的熟悉,不得不承认有些东西就像是深深烙印在了灵魂上一样。他可以看都不看就知道哪里有监控,然后非常精确的用枪打烂它。

 

 正如九头蛇把他当做最顺手的武器,改造的一次比一次强大,他想让他们知道,刀磨的太过锋利,也是会伤害到自己的。

 踏着尸体往里面走去,bucky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要杀光他们……

 

 最后一道感应门打开。

 

 不出意外的看到了runmlow带着一群士兵挡在他的面前,而他的身后就是被吓得快要尿裤子的几个科学家和九头蛇的几个高官。

 

 “fuck!这只狗疯了!你们他妈的还愣着干嘛!!开枪打死他啊!!”一个白头发的高官骂道,然后转身向着白大褂吼“你们这帮蠢材研究的是什么鬼东西!快点给我解决掉他!!”

 

  “是是是!!”白大褂的小矮子推了推眼镜,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遥控器,按了按上面的红色按钮。

 

 

  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他们的武器毫发无损。

 

 “他妈的!这是怎么回事!!”白发老头暴躁的一脚踹翻白大褂,一脸横肉暴戾的怒吼“一群废物!!还愣着干嘛!开枪!!”

 

 然后在枪林弹雨中,小个子白大褂吓的抖个不停,手脚并用的往紧急逃生出口爬去,还没爬上几步就被用枪抵着脑袋。

“sorry……我真的不知道……真的……本来是可以的!!我发誓芯片真的植入了手臂!!他本来应该被炸死了才对的!……”他哭着求饶“求你……求你饶了我……”

 

  老头拿枪拍了拍他的脸,“下去跟你的大老板说吧。”毫不犹豫的开枪。

 

 

  “撤退!你们带着长官撤退!!”rumlow一边开枪抵挡着bucky的进攻,一边挥手指挥士兵撤退。

  “这里交给我!”

 

  把他交给我。

 

  他盯着bucky那双漂亮的湖绿色的眼睛,它像是恢复了生机,在发亮。

 

  Rumlow第一次见到冬兵的时候,他还在沉睡,他站在主人的身后,听着他们对于他的评价,强大,顺手,听话,将是跨世纪的科技革新。

 没有一个词是形容人类的。

  他是武器,是九头蛇的武器。

 

 

  再然后,他在训练场上见到过他,战斗的时候像是死神降临,然而一旦停下来,他就像块石头一样坐在凳子上。他找了很多词语想要形容他,最后发现只有一个词——行尸走肉。

  rumlow百无聊赖的时候会看监控,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喜欢看他,或许他想知道,他在私下里也是这样的么。

当他一个人坐在监狱一样的小房间里,裹着散发着发霉臭味的被子无法入睡的时候,他陪他坐了一个晚上,隔着屏幕。

冬兵经常一个人给自己缝合伤口,他隐忍的像一块石头,而那群不负责任的医生也根本不想给他治疗,除非他伤的很严重。

 他看到他一个人坐在小房间里,金属臂的力气他总是没法控制的很好,经常把伤口弄裂开,或者捏烂药水。

 

Rumlow跟他的第一次接触,就是他去给他包扎伤口。他想,我只是不希望这家伙明天耽误我的任务。

当他给他缝合伤口的时候,冬兵还是跟石头一样一声不吭。

 

直到他包扎好,站起来,他终于听到他的声音。

“谢谢。”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再多的伤口,再狠的训练,他都从来不会发出一声。

 

 然而他现在对他说谢谢。

 

 声音柔软的像是让他心里有什么地方苏醒了一样。

 他回头望着他的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武器,会有这样一双干净的眼睛。清澈的像是被雨水洗刷的透彻的苍穹,清晰到眼里的一根根纹路像是扩散开一样把他包围在了里面。

 

  或许他从来没有把他当武器,在他的心里。

 

 所以在后来,他在神盾局卧底的时候,美国队长的苏醒,他知道了关于冬兵,应该说是bucky更多的事情的时候,他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

 

 他除了那双眼睛,其他的地方早已面目全非。他早就不是bucky,而是冬兵。

 或者他的心里就是那么希望的,他不是steve的bucky,他现在是我的冬兵。

 

 然而事实证明他是属于steve的,因为他身上的omega信息素,竟然像是被激活了一样。长官们决定将他重新标记,以免他的alpha找到他。

 

  他就站在观察室里,这是他第二次听到他的声音,却是第一次听到他这样的声音。撕心裂肺,他不知道原来他也能发出这样的哀嚎。

  那天他看到了他很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哀嚎,第一次求饶,第一次被人踩在脚底下,第一次那么虚弱……

 

  还有第一次哭泣。

 

 

  他说服自己只是因为不想看到他再被那么多人凌辱,他申请了自己去标记他。

 

  因为他知道房间里没有一个alpha比他更强大,他的成功率会比他们都高,这样他会稍微好受一点。他说服自己。

 当他拥抱他的时候,冬兵已经失去知觉了。他进入他温暖的身体,感受到那紧致销魂的快感,但是他清晰的感觉到的是心里的满足感。

 

 

  但是他哭了,他睁开了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他怎么能这样对他?他在他耳边不停的道歉,直到完成高潮,射精,标记。

 

 然后看到了他的眼泪,从那双湖水绿的眼睛里源源不断的滚落的泪珠,一颗一颗的敲在了他的心上。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他不是冬兵,因为武器是不会流泪的。

 

 他向长官请求给他洗脑。

 但是他却再也洗不掉脑中的这双眼睛。他在心里说,这很好,这样他就真的完全属于自己了。

但是,就算标记了又怎么样,标记的并不是他的灵魂,或者他的灵魂早就被洗脑机一起洗刷干净了,他再也看不到那双清澈的眼睛,他只看到一潭死水。

冬兵不会因为他发情,而他想要拥抱他的时候,他也是只摆出那种表情,他认识这个表情,每次冬兵出任务之前的表情。于是他自嘲,转身寻找女人的安慰。

 

Steve爱的是bucky,而他爱的是冬日战士,那个开放在荆棘中的玫瑰,双手沾满鲜血却眼神澄澈得向他道谢的冬兵。

 

 

 脸颊被重重的一击,眼前一阵眩晕让rumlow回过神来。

 他被打趴在地上,胸口痛得应该是断了几根肋骨。他吐了几口唾沫,混着令人恶心的血水,还没站起来就被拽住了领口摁在地上又狠狠的砸了好几拳。

 

 他娘的,真疼,这小子的力气真大。他眼睛肿的不行,已经看不清冬兵的脸。

 

 “Why did you treat me like that?”bucky的眼睛红的像是要滴血。他一直把他当作……在这个黑暗的地方,唯一能让他感觉有一点点依靠的家伙,然而这一切都被拆穿,剥出血淋林的现实摆在他的眼前,现在他才知道他才是最残忍的那个!

Rumlow只是强撑着笑了笑

 

“你杀了bucky!”他咆哮着,拳头狠狠的砸向那个曾经他唯一相信的人。就是他杀了bucky,他杀了bucky还活着的那一点点痕迹!

 

“你以为是我杀了bucky?哈……在你为九头蛇卖命的那一刻起,在你按上这条金属手臂起,在你的手第一次沾满鲜血的时候起,你早就不是bucky了,你是冬日战士……”rumlow喘息着,盯着他的双眼“杀了我,你也不再是原来的bucky。”

 

杀了我吧。他闭上眼睛等待。把这一切结束掉。

 

 

然而像是时间静止了一般,rumlow感觉到拽着他的领口的手松开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空无一人。

 

 

 他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明晃晃的灯,喘着气,又回想起当初那个说谢谢的男人。眼前突然模糊了。


TBC






【不好意思迟迟才更新,因为马上就要考试了实在挤不出时间神马的2333,8号之后会恢复更新的,谢谢大家支持,端午节快乐~送上一张涂的水仙……吧唧X冬兵,呜啊啊啊不管是吧唧哥哥还是冬兵吧唧都是罗师傅的小天使啦~~(笑

评论

热度(65)

  1. 其实我叫贱君kola0666666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