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叫贱君

【盾冬】All Start From A Hair Washing(PWP)

有肉又甜 (⺣◡⺣)♡喜欢哒

捕光纪:

取名废_(:зゝ∠)_


一篇前戏超长的万字浴室play,太久没写好像不会写肉了( ´_ゝ`)OOC警告


Summary:Bucky在任务中弄伤了他的右手,而会让发丝卡住的机械手臂并不适合洗头发。Steve非常体贴地揽下了这个责任,但显然在只有两个人的狭窄浴室替Bucky洗头发的感觉和曾经在军队里的公共浴室一起洗澡的感觉并不一样。


正文: 


       Bucky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慎弄伤了他的右手手指。虽然他有着一个经过Stark改造、威力十足的机械臂,但他不可能在战斗中只使用一只手,而唯一的那只仍然由人类骨骼和肌肉组成的手在打斗中就成为了更好的攻击目标。


       在他脱臼的拇指和食指被接好后,医生非常严肃地嘱咐了Steve看好Bucky,不要在伤好之前随意使用他的右手,而Bucky盯着自己包扎严实的手指,觉得这些厚实的绷带确保了这一点。


       他们回到Steve的家中——准确的来说现在是他们俩的家,还带着战场上的血和汗,以及潜伏与爆炸留下的尘土和火药味。“你看起来可真脏!”Bucky诚恳地对着Steve说到,而Steve微微皱起的鼻头表明Bucky此刻也并没有比他好上多少。“我觉得在倒在床上之前我们最好先给自己来个大清洗。”Steve有些忧郁地开口,而Bucky并没有太多犹豫就同意了他的看法。 


       “伤员优先。”Steve将自己抛进沙发里时这么说道。Bucky并没有谦让,虽然他不带恶意的白眼清楚表明了他对于被Steve称为伤员的不悦心情。在他动作迅速地将干净的换洗衣物和毛巾放入浴室之后,Steve也准备好了为他的绷带进行防水处理所需的用品。Bucky乖乖地坐在Steve的旁边让他摆弄自己受伤的手,而当他盯着自己没有痛觉的左手时,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击中了他。


       “哦,糟糕!”他从牙齿缝里挤出郁闷的呻吟,Steve抬起头给了他一个疑惑而关切的眼神,“我觉得我大概洗不了头发了,”Bucky说着用力甩了甩自己半长的头发,在此之前它们因为汗水而变成一缕缕的软趴趴地贴在他的脑袋上,他挤成一团的五官显示了这个认知让他有多么心情躁郁,“我的右手用不了,而我也不想我的头发全都卡断在我的左手里。”为了保证他的机械臂高度灵活,Tony增加了非常多的关节,而这些金属的接缝处看起来正适合发丝这样细微的东西卡进去。


       这是一个相当现实的问题,在Steve的视线也落在Bucky的机械臂上的时候他意识到。而这件事明显地让Bucky原本不高的情绪更加低落了下去。在Bucky恢复记忆接受各类审查重新成为Steve的左膀右臂之后,任务完成后他经常会有这样的表情出现。Steve担心是否冬兵的记忆还在折磨纠缠着他,但Bucky向Steve保证他只是因为疲惫。而现在,他有一个更加合理的理由不高兴了。


       作为Bucky最好的朋友和青梅竹马,Steve一直以来合理痛恨着所有让Bucky露出这种表情的事情,在Bucky七十年后重新出现时这种心情甚至得到了翻倍。因此几乎没有思考地,Steve说道:“我可以帮你。”慢一拍的羞涩随后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捧着Bucky右手的双手几乎瑟缩了起来,他生出一种隔着绷带也要被Bucky的体温烫伤的错觉,“反正这也不是我们成年后第一次坦诚相待了——军队的公共浴室连隔板都没有。”他迅速补充,磕绊的口舌和发红的耳尖暴露了他难以抑制的害羞和尴尬,这让Bucky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样的话真是太好了。你总是这么贴心,Steve。”只是洗头发而已,你没必要脸红成这样。Steve觉得他清楚地听到了Bucky半是调侃的话语之外隐藏的声音。


       是的,这没必要,你们都是男人,而且还是从小到大形影不离的青梅竹马,你们熟悉对方的一切!所以这没什么值得害羞的。Steve在内心如此自我劝慰到。


       但进到浴室后他迅速地意识到自己错了。


       Bucky已经放好了一浴缸的热水,正脱光了坐在里面,浴室里显得热气腾腾。察觉到Steve走近,Bucky扭过头来,温和地催促:“快一点儿,Steve。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可不希望等你洗完天就亮了。”不知道是不是浴室湿气过高导致Bucky长长的睫毛上凝结了细小晶莹的水汽,Steve觉得此刻Bucky的眼神格外湿润无害,像一只乖巧听话的兔子。他看起来因为舒适的热水浸泡着身体而软绵绵的提不起劲来,舒展着靠在浴缸壁上,大方而毫无遮拦地展示着自己赤裸的身体。Steve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走了过去。


       为了方便Steve,Bucky已经把所有的洗发用品放在了浴缸旁,Steve挽起了袖子,坐在了浴缸边缘郑重地说:“那么我开始了。”Bucky用鼻子发出舒服的哼声,以示自己现在任凭Steve摆弄。


       Steve取下花洒,让Bucky微微低下脑袋,温度适宜的水将他的棕发打湿,顺从地垂下。Steve挤了一些洗发水在手心,然后将摩擦出的、带着橙子香气的泡沫抹在了Bucky的头发上。Bucky的头发虽然粗但是意外的柔软,让Steve甚至不敢用力害怕会把它们弄断在掌心。他的十指插入Bucky的发间,让发丝在他的指尖理顺,并轻柔地按摩着他的头皮。Bucky闭着眼,身体随着Steve的动作微微晃动,像是一只被伺候高兴的慵懒的猫。


       这是在70年之后Bucky第一次全身赤裸地出现在Steve面前,虽然他们对彼此非常熟悉,军队生活也让他们成年后多次在浴室坦诚相见。但是现在,Bucky的身体和过去有着明显的不同。他的左臂根处连接机械臂的地方有着狰狞的疤痕,这在Stark的工作室里他就曾经见过。Steve无法想象在这些伤疤还是伤口的时候会有多痛,为了保持神经的灵敏度九头蛇肯定不会给Bucky使用任何麻醉药品。除此之外,Bucky的身上还有着许多其他的伤口,在这之前Steve并没有看到它们的机会。它们既有枪伤,也有利器割开的条状,从疤痕就可以推测出当时的严重情况。有的已经开始消退并不十分明显,一看就知道年代久远。但Steve并不认识它们,所以多半是在70年间Bucky作为九头蛇的武器时留下的痕迹。Steve知道Bucky被九头蛇利用是一段非常痛苦的经历,九头蛇消除他的记忆,摧残他的精神,而这些伤疤则说明了Bucky在身体上的痛苦遭遇。


       头发遮挡了Bucky的脸,这让Steve放心大胆地用目光扫视着Bucky的全身而不担心被Bucky发现。他迫切地想要知道Bucky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哪怕只是通过伤痕得出的碎片般的推理。一开始他还能集中精神探寻遍布在Bucky的麦色皮肤上的痕迹,但随着注视时间的停留,Steve毫无自知地,涣散了他的集中度。


       接着戳我


       高潮后被忽略的疲倦迅速地侵袭了他们的四肢。Bucky变得昏昏欲睡,任由Steve抱着他为他清理体内的精液,然后完成中断的洗发,还附加了全身清洗。在帮Bucky擦干吹干头发之后,Steve抱着似乎已经睡着的Bucky犹豫再三,还是打开Bucky自己房间的门将他放在了床上。


       Bucky的眼角处还有着情欲未散的艳红,红润微肿的嘴唇张开一丝缝隙露出一点洁白的牙齿,表情安宁而满足。Steve为他盖好了被子,手掌恋恋不舍地在他的脸颊上摩挲。“Bucky……”他坐在床头压低了声音自言自语,“那并不是高潮时候的胡话,”他犹豫了一会儿,“我是真的,真的想要告诉你,我爱你……”


       没有来得及缩回的手被突然抓住手腕。Bucky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神清醒,视线中夹杂着温柔、欣喜和浓厚的爱意。“我知道,我也是。”他的声音中还有着慵懒的沙哑感,但说出的话让Steve觉得自己听到了天籁。


       “那么你现在可以躺进来了吗?”Bucky挪动了一下身体留出了一处足够躺下一人的空档拍了拍,带着喜爱之情的笑意从他的眼角唇边洒出,“如果你能让我在醒来的早晨看到你的脸,我会更觉得你爱我一些。”


 


FIN


写肉的水准烂成这样了下次还是老老实实写小甜饼吧,心力交瘁_(:зゝ∠)_



评论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