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叫贱君

【盾冬】【未授翻】I'll live with you【浓汤】上

天青kira:

Author:Jamesina




Rating:NC17




Relationship:Steve/Bucky




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00639




译者书:授权还没要到,不授则删,蛮喜欢这种调调的肉,很浓也很蛮感动?剩下的话有人看就翻吧。。




-----------------------




Summary:




在家的一周里,Steve感觉自己重生了。




也许,是因为那场永不间断的性爱。




       在家的一周里,Steve感觉自己蜕变成了新的一个人。这很奇怪——有时候,应该说在确切的环境中,他仍然感觉以前畸形矮小的自己和如今新的身体分离。特别是在某些方面,新的自己几乎是旧的自己的双倍之上,他更能控制更多的事情,他也能用更短,更轻快,更能引起他人强烈情绪的步伐走入另一个人的内心世界。




       但是他却有点反感这些不同。




       除了性爱。




       Steve没有关于如何性爱的参考步骤,而当他抚摸着Bucky的身体的时候,他就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但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应该开心一点,毕竟,bucky也没有任何和他做爱的参考步骤。他不知道怎么和Steve做爱会和Steve没有注射血清之前一样,因此,“所有”的bucky,都属于现在的他。虽然对年轻的自己抱有嫉妒心让Steve不太高兴,不过让bucky怀念那个他从未拥有的Steve已足够糟糕。




        纽约明亮的蓝天已经变的阴霾,冰冷的雨水顺着屋檐蜿蜒爬行,它们在午夜的时候化作水汽升起。繁华的城市变得湿润朦胧,而突如其来的湿润感让bucky赤裸的身躯战栗着。两个男人几乎抱作一团缩在毛毯,而bucky,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瞳孔有些扩散的一边看着那些雨水划过高窗一边被Steve操。他们靠着似乎永不能满足的性爱,以能在新的沙发上度过剩下的夜晚。




        “不,这绝对不正常。”当他又再次被Steve邀请的时候bucky这样回答道,“我他妈十三岁的时候都没做过这么多爱,这一定是血清的问题。”




        “别告诉医生们。”Steve有些羞愧的回答。早些时候几乎每个医生都想知道血清让他的性生活有些什么影响,而这种状况持续到他们向Steve乞求一些他的精液作为样本的瞬间,他实在是有些忍受不了这个要求便有些狼狈的逃出房间。




        “他们在尝试着观察我们。”bucky同意的说,“我们也许平常人受伤愈合的快点。但我打赌还是有人能在我给你做口活的时候射中我,但我依然没事。”




         Bucky爱在Steve阅读,画画,甚至吃东西的某些时候坐到他的大腿上毫无意识的亲吻他,他爱这么捉弄Steve,并且乐此不疲。而当Steve让他亲吻自己的时候,他便会一边靠上去上下摩擦他的阴茎,一边在他口中低声呻吟着,直到Steve再也忍不住射出来。举个例子,就像今天一样,在Steveh制止他之前,bucky就跨坐在Steve的阴茎上,一边上下摆动屁股,一边将手指抚摸着穿过Steve金黄色的头发将近一个小时。而之后,bucky决定顺从他双唇的意思,想要再次亲上Steve的时候,Steve只能伸手固定住他的脸。




         “上帝啊,感谢你这么有兴致。”Steve说。




         “告诉过你我喜欢身体触碰。”bucky在他身下说着,然后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他两只眼睛湿润又通透,上下张合的唇瓣显然被Steve折磨的又红又肿。Steve松开一只手向下伸去,他握上bucky躺在浓密毛发上的阴茎便开始摩擦着描绘它的形状,然后用大拇指轻轻刮着它的顶端,直到前液湿透他的牛仔裤,在毛毯上留下斑点印渍。




         “我猜是这样。” Steve说。在他只是简单的穿过bucky的牛仔裤,并仅用大拇指在他阴茎的顶端上打着圈儿刮动着以前,Steve只是摩擦着那些湿润的印渍,并使之越来越大。而 Bucky也只能用颤抖的双臂勉强保持弯腰的姿势坐在Steve的腿上,但Steve依旧没有停下来,他不断的抚摸着bucky把他拉的越来越近,直到那些湿点在他身体周围飞溅开。Bucky有些失控,他的喘息声变得越来越大,而最后就在Steve突然停下来并轻轻在他耳边低语一句“你想射吗?”的时候,他就在有些尖锐的呻吟中被迫急切的高潮了。




        Bucky闭着眼睛靠着Steve肩膀上喘了几秒,然后便摇了摇头。




        “我想你操我。”




    




       他这么说着,Steve只能被噎一声无能为力的又把他拉过来贴着,靠着bucky的屁股不断摩擦。在第三天,——(也许是第二天,但Steve确定是第三天,因为他们已经吃光了家里的所有食物以至于不得不出门去买。但他对于买润滑剂这件事一定会没用的又紧张又流汗,所以往往bucky会代替他做这件事情)——bucky突然抓住他的手然后说“把你的手指放进我的身体,我他妈快要——天啊,天啊——”




       是的,Steve瞬间就把两根手指放入bucky的身体。Bucky感觉自己快他妈爆炸了,而他只能紧紧的抓住自己放在咖啡桌上的腿,然后把可怜的咖啡桌弄散架了。



评论

热度(66)

  1. 其实我叫贱君天青kira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