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叫贱君

低声情歌-3(盾冬/TEAMCAP全员友情/不要小看医生的自尊心)

蓝色的理想国:

3.


次日清晨,史蒂夫陪着巴基吃早餐,这原本毫无特别的事,在他昨晚突然想明白一些事情后,变得意义非凡起来。


巴基面前是特意给他准备的早餐,看起来一团团,糊糊的。在冰冻之前,医生特意给他调制的食物,来把身体调节到适合冰冻的状态上。


看起来一点也不好吃,巴基有点纠结的看着史蒂夫面前的咖啡和面包。


“为什么笑?”巴基问。


史蒂夫才发现自己的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


“我觉得可以这样一起吃早餐,特别幸福。”


“你太戏剧化了。”巴基不满的吃着面糊糊。


“巴基,我觉得旺达他们是对的。”


“什么?”巴基一下子并没有反应过来史蒂夫在说什么。


“我觉得,是我们错了。我们对爱人的理解是错的。我想,我爱你。”


巴基觉得喉咙里面那几乎没有味道的面糊糊一下子封住了自己的呼吸,既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这笔直的告白让他措手不及。


“巴基?”


巴基瞪着眼睛,拿起是史蒂夫面前的咖啡重重的喝了一口,才算把面糊糊咽了下去。


“我也爱你。”


史蒂夫热切的看着巴基:“那我可以亲你吗?”


巴基语塞了。


史蒂夫这个任性的家伙,把事情变得复杂奇怪起来。


“史蒂夫,会有很多女孩为你着迷的。”巴基拍拍史蒂夫的肩膀。


史蒂夫立刻低落了下去。他明白巴基说的爱和自己说的并不是一件事。


巴基迅速的吃掉了自己的面糊糊,他看着史蒂夫。


史蒂夫说的那种爱,他并不是不明白。当他在罗马尼亚避世的日子里面,他常常想到自杀。鼓励他活下去的信念,仅仅是他觉得也许还有关于史蒂夫的记忆他还没有想起来。他告诉自己,等到都想起来之后,再去死吧。史蒂夫是他对抗命运痛苦的唯一筹码。


但是,世界总是有个刻板的印象。史蒂夫是美国队长,哪怕他脱了制服丢下了盾,在未来他还是会变回美国队长。因为他就是那种人,在危难的时候挡在最前面。巴基坚信这点是不会变的。史蒂夫可以选择放弃那个身份,但是这个世界遇到危险的时候,世界会把这个身份重新还给他。他不会永远当一个逃犯。


而他对世界来说,也有着不可逆转的刻板印象。


可怕的,充满危险,应该去死。


巴基不敢去想当他们把那个关于爱的话题谈明白之后,会对史蒂夫造成怎样的伤害。


也许史蒂夫会说他不在乎,但是巴基在乎。


史蒂夫突然又振作了起来,他猜不到巴基脑袋里面的百转千回,他露出了难得的憨憨的笑容:“没有关系,我可以追求你。”


巴基觉得自己控制不好自己的表情了。


打破尴尬的是巴基的医生,她让巴基去挑选一下冰冻舱。史蒂夫当然也巴巴的跟着去了。


巴基忍不住说:“这有什么好挑的。”


医生冷冷的说:“我再强调一次,我们不是九头蛇。我们是医疗机构。”


“我知道啦,知道啦。”巴基忙不迭的说道。


史蒂夫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跟着走进了陈列室。本来沉重的心情稍微变得有些轻松起来。和地堡里面那些冰冻舱不同,这里可供选择的看起来更人性化一点。有一款四边都雕刻着小白花的冰冻舱让他觉得非常可爱。他指着那款看向巴基。


“拜托!我躺不进那个!”巴基倒也不是对花朵图案有什么意见,只是那个一看就非常小,自己根本塞不进去。


“那个是给青少年准备的,你们再往前看看。”医生走在前面,他指着一款很宽敞的冰冻舱说:“这个就很不错。你知道有些疾病,也许需要很久,医疗技术都无法攻克,病人可能需要躺上十年,当他们醒来的时候,世界变得不同了。家人也变得不一样。这个舱体的旁边有一个子舱体,可以同时冰冻一只宠物。有心爱的宠物陪着,病人会更好的适应醒来的时代。”


“宠物……”巴基摇摇头,“我没有这种东西。”他走到一个纯白色的,通透干净的舱体前:“这个就很好。”


史蒂夫觉得也很好。因为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巴基。在他沉睡的时候。


这事很快就决定了,离巴基冰冻的日子,还有倒数两天。虽然巴基很想问医生为什么有那么多准备工作,就他的经验而言,冰冻不就是一下子的事情么?巴基估计这么问又要被医生大声斥责他,表明自己和九头蛇的不同,免得惹她生气,他决定就不问了。也就只有两天而已。


史蒂夫接到一条短信,他看了看,对巴基说:“巴顿想给他的小公主做一个秋千。萨姆叫我们去帮个忙。”


巴基点点头:“你还会做秋千?”


“试试看呗。”


两人说着就去了鹰眼的湖边小农场。


他们到的时候,旺达正在用意念搭秋千,各种木材在红光笼罩下非常利索的搭出了一个秋千的样子。


“她好棒。”巴基忍不住大声的说了出来。


旺达开心的走到秋千那,有点小得意的坐上去。还没有晃起来,秋千就散架了,旺达噗通跌到了地上,旁边的巴顿,萨姆和史蒂夫立刻互相合作挡住了塌掉下来的木头。


“你看,这不是力气大就能搞定的,还是有一点技巧的。”萨姆把旺达从地上拉起来。


史蒂夫看看巴基,说:“我们以前给薇安小姐修过她家的秋千,所以应该能搭一个出来。”


“薇安?你以前的女朋友吗?”萨姆问他。


“不,是巴基喜欢的女孩。”


“特别高,会拉小提琴的那个吗?”巴基也参与到收拾木头的队伍来。


“对。”


“她并看不上我。”巴基有点怀念那个曾经让他很烦躁的机械臂了。只有一只手臂让他干这些活的时候很不方便。


“她配不上你。没有姑娘配得上你。”


巴基脸红了。九十岁高龄的他突然体会到了二十岁情窦初开的激动。


 


旺达,巴顿和萨姆默默的退开几步,看着史蒂夫和巴基在那边商量怎么从地基开始搭秋千。


“你们绝不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


“有。但是其实想想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那个,我去给你们泡个茶吧。”旺达转身就往屋子里面走。


“我去烤个牛排。”


“我,我去拖个地板吧。”



评论

热度(177)

  1. hailstucky蓝色的理想国 转载了此文字